江南

谢子善

落华湖呈朱蜓点,破月难圆起皱颜。
沉星卧看江上扁,渔火闲听风中眠。
天阔任翔江任潜,兰桨摇碎水洞天。
雨过江南门轻掩,莲动水乡度光年。
哀鸣阵阵啼命远,晴月皎皎照人前。
春江花月美人脸,随风潜度入梦帘。
复制
下一首
发布于:2017-02-15
猜您喜欢

师恩铭

谢子善

园内芳菲春常驻,虽是隆冬腊月时。
师情暖彻桃李骨,不惧寒风临傲枝。
无悔笔墨挥如泪,有心寻玉人笑痴。
伏案深夜见者少,啼血课堂闻者稀。
辛勤年岁催老鬓,清贫家景笑皱衣。
安贫乐教志千里,耻与白丁论家资。
为成骏马成才道,甘当无名筑路石。
真理易学以酬志,深恩难报于万一。
复制
发布于:2017-02-13

感谢中医

谢子善

感怀提笔谢中医,言浅意深三十行。
大恩何曾轻言谢,一卷纸墨诉衷肠。
年幼体弱多染病,便溏纳呆少安康。
慈母为之愁满面,替儿寻取验灵方。
小巧药数四五味,参苓白术佐甘姜。
阿母不辞工耕苦,为儿熬药日剂双。
稍足一月三十日,面渐显红便若常。
阿母喜出而望外,诵经叩拜谢皇苍。
效不更方十二副,身渐宽胖纳馨香。
问之良方出谁手?原是祖母屋内藏。
祖辈多代医为业,何知父亲改做商。
他心常思子为官,我志暗立传岐黄。
阿母看出儿心事,叫得阿舅把卷扛。
原是外公遗留物,古籍经典医理彰。
自此闭门多谢客,晨昏翻卷研医忙。
家父见此为之恼,言今中医末路殃。
药贱人稀叹钱少,病多证杂嫌手脏。
宁一燃火焚书尽,不忍看儿步入荒。
 时光荏苒高考至,志愿全填中医廊。
阿母心喜泪沾袖,父亲忧思卧在床。
录取当天心暗喜,终如我愿负青囊。
阿母言我顾身体,父亲嘱咐别紧张。
学如不成从父业,仍是父母好儿郎。
业医本乃儿志向,何虑为儿不自强?
入校远眺图书馆,周有古树栽其旁。
纵怀万口千支笔,难述当时血满腔。
伏案黄烛读似痴,琳琅佳卷阅如狂。
贪晨不觉食未裹,恋晚却惜日已央。
只愁不得悟医道,何惧寒岁增鬓霜?
而今新颁医法典,医载国运顺势昌。
 拾精纳粹师承制,江湖名医把面昂。
我愿学成回乡里,不图名利为梓桑。
何谋名成芳百世,只求身退孝爹娘。
 ——《感谢中医》 谢子善 2017.1.20晨
复制
发布于:2017-02-13

牵着岁月的手

谢子善

小时候,这双手是我的支撑,
在您的帮助下,我学会了走路。
我记不清这双手,在我受伤时,
给了我多少呵护,它是我躲避风雨的港湾。
也记得犯错时,您用那双手打了我,
但我分明也看见您眼里的泪花。

妈妈,牵着您的手,我感觉到岁月的痕迹。
那难看的灰色斑点,是在油煎我最爱吃的
鸡翅时留下的,像是岁月的印章,
您来不及闪开,深深烙在您的手上。
您曾多少次用您那微微发热的手,安抚我  。
然而叛逆的我在当时却考虑如何挣脱您五指山的压迫。
而今,这双岁月的手,已是伤痕累累,
那曾经多么有力的手,现在却使不上劲来。
我用我的双手,紧紧地捂住您的双手,像是想挽留下些什么,
但时光却在我的指缝间划过。
然而,这双岁月的手,依旧如此勤劳,
我才领悟到这双手中那生命的余温,
还要进一步消耗殆尽,即便如此,也无怨无悔。

如果有一天,您走不动了,我愿意用我的双手做您的拐杖,
像儿时您教我的那样,一步步的——走
如果有一天,您忘了我,也忘了自己的名字,
我会牵着您的手去寻找那段美好的记忆。
我不会嫌弃那上面的老化的年轮脉络,
那双岁月的手……
复制
发布于:2017-02-13
© 2017 诗歌 | 纠错 | 类型 | 作者 | 原创